第七届经典诵读篇目赏读——《威尼斯商人》(节选)
来源:办公室审核员 发布时间:2016-5-27 9:14:32 阅读3384次

威尼斯商人 第四幕

莎士比亚

 

    公爵、安东尼奥、巴萨尼奥、葛莱西安诺、萨拉里诺同上。

  公爵 安东尼奥有没有来?

  安东尼奥 有,殿下。

  公爵 我很为你不快乐; 你是来跟一个心如铁石的对手当庭质对,一个不懂得怜悯、没有一丝慈悲心的不近人情的恶汉。

  安东尼奥 听说殿下曾经用尽力量劝他不要过为已甚, 可是他一味坚执,不肯略作让步。既然没有合法的手段可以使我脱离他的怨毒的掌握,我只有用默忍迎受他的愤怒,安心等待着他的残暴的处置。

  公爵 来人,传那犹太人到庭。

  萨拉里诺 他在门口等着;他来了,殿下。

  夏洛克上。

  公爵 大家让开些, 让他站在我的面前。夏洛克,人家都以为——我也是这样想——你不过故意装出这一副凶恶的姿态,到了最后关头,就会显出你的仁慈恻隐来,你看他最近接连遭逢的巨大损失,足以使无论怎样富有的商人倾家荡产,即使铁石一样的心肠,也不能不对他的境遇发生怜悯。犹太人,我们都在等候你一句温和的回答。

  夏洛克 我的意思已经向殿下告禀过了; 我也已经指着我们的圣安息日起誓,一定要照约执行处罚;要是殿下不准许我的请求,那就是蔑视宪章,我要到京城里去上告,您要是问我为什么不愿接受三千块钱,宁愿拿一块腐烂的臭肉,那我可没有什么理由可以回答您,我只能说我欢喜这样,这是不是一个回答?要是我的屋子里有了耗子,我高兴出一万块钱叫人把它们赶掉,谁管得了我?这不是回答了您吗?有的人不爱看张开嘴的猪,所以我不能举什么理由,也不愿举什么理由,除了因为我对于安东尼奥抱着久积的仇恨和深刻的反感,所以才会向他进行这一场对于我自己并没有好处的诉讼。现在您不是已经得到我的回答了吗?

  巴萨尼奥 你这冷酷无情的家伙,这样的回答可不能作为你的残忍的辩解。

  夏洛克 我的回答本来不是为了讨你的欢喜。

  巴萨尼奥 难道人们对于他们所不喜欢的东西,都一定要置之死地吗?

  夏洛克 哪一个人会恨他所不愿意杀死的东西?

  巴萨尼奥 初次的冒犯,不应该就引为仇恨。

  夏洛克 什么!你愿意给毒蛇咬两次吗?

  安东尼奥 请你想一想, 你现在跟这个犹太人讲理,就像站在海滩上,叫那大海的怒涛减低它的奔腾的威力,责问豺狼为什么害母羊为了失去它的羔羊而哀啼,要是你能够叫这个犹太人的心变软——世上还有什么东西比它更硬呢?——那么还有什么难事不可以做到?所以我请你不用再跟他商量什么条件,也不用替我想什么办法,让我爽爽快快受到判决,满足这犹太人的心愿吧。

  巴萨尼奥 借了你三千块钱,现在拿六千块钱还你好不好?

  夏洛克 即使这六千块钱中间的每一块钱都可以分做六份, 每一份都可以变成一块钱,我也不要它们;我只要照约处罚。您要是拒绝了我,那么你们的法律去见鬼吧!威尼斯城的法令等于一纸空文。我现在等候着判决,请快些回答我,我可不可以拿到这一磅肉?

  巴萨尼奥 高兴起来吧, 安东尼奥!喂,老兄,不要灰心!这犹太人可以把我的肉、我的血、我的骨头、我的一切都拿去,可是我决不让你为了我的缘故流一滴血。

  安东尼奥 我是羊群里一头不中用的病羊, 死是我的应分;最软弱的果子最先落到地上,让我也就这样结束了我的一生吧。巴萨尼奥,我只要你活下去,将来替我写一篇墓志铭,那你就是做了再好不过的事。

  尼莉莎扮律师书记上。

  巴萨尼奥 你这样使劲儿磨着刀干吗?

  夏洛克 从那破产的家伙身上割下那磅肉来。

  葛莱西安诺 狠心的犹太人, 你不是在鞋口上磨刀,你这把刀是放在你的心口上磨;无论哪种铁器,就连刽子手的钢刀,都赶不上你这刻毒的心肠一半的锋利。

  难道什么恳求都不能打动你吗?

  夏洛克 不能,无论你说得多么婉转动听,都没有用。

  公爵 非常欢迎。    鲍西娅扮律师上。

  公爵 把您的手给我。足下是从培拉里奥老前辈那儿来的吗?

  鲍西娅 正是,殿下。

  公爵 欢迎欢迎; 请上坐。您有没有明了今天我们在这儿审理的这件案子的两方面的争点?

  鲍西娅 我对于这件案子的详细情形已经完全知道了。 这儿哪一个是那商人,哪一个是犹太人?

  公爵 安东尼奥,夏洛克,你们两人都上来。

  鲍西娅 你的名字就叫夏洛克吗?

  夏洛克 夏洛克是我的名字。

  鲍西娅 你这场官司打得倒也奇怪, 可是按照威尼斯的法律,你的控诉是可以成立的。(向安东尼奥)你的生死现在操在他的手里,是不是?

  安东尼奥 他是这样说的。

  鲍西娅 你承认这借约吗?

  安东尼奥 我承认。

  鲍西娅 那么犹太人应该慈悲一点。

  夏洛克 为什么我应该慈悲一点?把您的理由告诉我。

  鲍西娅 慈悲不是出于勉强, 它是像甘霖一样从天上降下尘世;它不但给幸福于受施的人,也同样给幸福于施与的人;它有超乎一切的无上威力,比皇冠更足以显出一个帝王的高贵:御杖不过象征着俗世的威权,使人民对于君上的尊严凛然生畏;慈悲的力量却高出于权力之上,它深藏在帝王的内心,是一种属于上帝的德性,执法的人倘能把慈悲调剂着公道,人间的权力就和上帝的神力没有差别。所以,犹太人,虽然你所要求的是公道,可是请你想一想,要是真的按照公道执行起赏罚来,谁也没有死后得救的希望;我们既然祈祷着上帝的慈悲,就应该按照祈祷的指点,自己做一些慈悲的事。我说了这一番话,为的是希望你能够从你的法律的立场上作几分让步;可是如果你坚持着原来的要求,那么威尼斯的法庭是执法无私的,只好把那商人宣判定罪了。

  夏洛克 我自己做的事,我自己当!我只要求法律允许我照约执行处罚。

  鲍西娅 他是不是无力偿还这笔借款?

  巴萨尼奥 不, 我愿意替他当庭还清;照原数加倍也可以;要是这样他还不满足,那么我愿意签署契约,还他十倍的数目,拿我的手、我的头、我的心做抵押;要是这样还不能使他满足,那就是存心害人,不顾天理了。请堂上运用权力,把法律稍为变通一下,犯一次小小的错误,干一件大大的功德,别让这个残忍的恶魔逞他杀人的兽欲。

  鲍西娅 那可不行, 在威尼斯谁也没有权力变更既成的法律;要是开了这一个恶例,以后谁都可以借口有例可援,什么坏事情都可以干了。这是不行的。

  夏洛克 一个但尼尔⑾来做法官了! 真的是但尼尔再世!聪明的青年法官啊,我真佩服你!

  鲍西娅 请你让我瞧一瞧那借约。

  夏洛克 在这儿,可尊敬的博士;请看吧。

  鲍西娅 夏洛克,他们愿意出三倍的钱还你呢。

  夏洛克 不行, 不行,我已经对天发过誓啦,难道我可以让我的灵魂背上毁誓的罪名吗?不,把整个儿的威尼斯给我,我都不能答应。

  鲍西娅 好, 那么就应该照约处罚;根据法律,这犹太人有权要求从这商人的胸口割下一磅肉来。还是慈悲一点,把三倍原数的钱拿去,让我撕了这张约吧。

  夏洛克 等他按照约中所载条款受罚以后, 再撕不迟。您瞧上去像是一个很好的法官;您懂得法律,您讲的话也很有道理,不愧是法律界的中流砥柱,所以现在我就用法律的名义,请您立刻进行宣判,凭着我的灵魂起誓,谁也不能用他的口舌改变我的决心。我现在但等着执行原约。

  安东尼奥 我也诚心请求堂上从速宣判。

  鲍西娅 好,那么就是这样:你必须准备让他的刀子刺进你的胸膛。

  夏洛克 啊,尊严的法官!好一位优秀的青年!

  鲍西娅 因为这约上所订定的惩罚,对于法律条文的涵义并无抵触。

  夏洛克 很对很对! 啊,聪明正直的法官!想不到你瞧上去这样年轻,见识却这么老练!

  鲍西娅 所以你应该把你的胸膛袒露出来。

  夏洛克 对了, “他的胸部”,约上是这么说的;——不是吗,尊严的法官?

  ——“附近心口的所在”,约上写得明明白白的。

  鲍西娅 不错,称肉的天平有没有预备好?

  夏洛克 我已经带来了。

  鲍西娅 夏洛克, 去请一位外科医生来替他堵住伤口,费用归你负担,免得他流血而死。

  夏洛克 约上有这样的规定吗?

  鲍西娅 约上并没有这样的规定; 可是那又有什么相干呢?肯做一件好事总是好的。

  夏洛克 我找不到;约上没有这一条。

  鲍西娅 商人,你还有什么话说吗?

  安东尼奥 我没有多少话要说; 我已经准备好了。把你的手给我,巴萨尼奥,再会吧!不要因为我为了你的缘故遭到这种结局而悲伤,因为命运对我已经特别照顾了:她往往让一个不幸的人在家产荡尽以后继续活下去,用他凹陷的眼睛和满是皱纹的额角去挨受贫困的暮年;这一种拖延时日的刑罚,她已经把我豁免了。替我向尊夫人致意,告诉她安东尼奥的结局;对她说我怎样爱你,又怎样从容就死;等到你把这一段故事讲完以后,再请她判断一句,巴萨尼奥是不是曾经有过一个真心爱他的朋友。不要因为你将要失去一个朋友而懊恨,替你还债的人是死而无怨的;只要那犹太人的刀刺得深一点,我就可以在一刹那的时间把那笔债完全还清。

  巴萨尼奥 安东尼奥,我爱我的妻子,就像我自己的生命一样;可是我的生命、我的妻子以及整个的世界,在我的眼中都不比你的生命更为贵重;我愿意丧失一切,把它们献给这恶魔做牺牲,来救出你的生命。

  鲍西娅 尊夫人要是就在这儿听见您说这样话,恐怕不见得会感谢您吧。

  葛莱西安诺 我有一个妻子,我可以发誓我是爱她的;可是我希望她马上归天,

  好去求告上帝改变这恶狗一样的犹太人的心。

  尼莉莎 幸亏尊驾在她的背后说这样的话,否则府上一定要吵得鸡犬不宁了。

  夏洛克 这些便是相信基督教的丈夫! 我有一个女儿,我宁愿她嫁给强盗的子孙,不愿她嫁给一个基督徒,别再浪费光阴了;请快些儿宣判吧。

  鲍西娅 那商人身上的一磅肉是你的;法庭判给你,法律许可你。

  夏洛克 公平正直的法官!

  鲍西娅 你必须从他的胸前割下这磅肉来;法律许可你,法庭判给你。

  夏洛克 博学多才的法官!判得好!来,预备!

  鲍西娅 且慢, 还有别的话哩。这约上并没有允许你取他的一滴血,只是写明着“一磅肉”;所以你可以照约拿一磅肉去,可是在割肉的时候,要是流下一滴基督徒的血,你的土地财产,按照威尼斯的法律,就要全部充公。

  葛莱西安诺 啊,公平正直的法官!听着,犹太人;啊,博学多才的法官!

  夏洛克 法律上是这样说吗?

  鲍西娅 你自己可以去查查明白。 既然你要求公道,我就给你公道,而且比你所要求的更地道。

  葛莱西安诺 啊,博学多才的法官!听着,犹太人;好一个博学多才的法官!

  夏洛克 那么我愿意接受还款;照约上的数目三倍还我,放了那基督徒。

  巴萨尼奥 钱在这儿。

  鲍西娅 别忙! 这犹太人必须得到绝对的公道。别忙!他除了照约处罚以外,不能接受其他的赔偿。

  葛莱西安诺 啊,犹太人!一个公平正直的法官,一个博学多才的法官!

  鲍西娅 所以你准备着动手割肉吧。 不准流一滴血,也不准割得超过或是不足一磅的重量;要是你割下来的肉,比一磅略微轻一点或是重一点,即使相差只有一丝一毫,或者仅仅一根汗毛之微,就要把你抵命,你的财产全部充公。

  葛莱西安诺 一个再世的但尼尔, 一个但尼尔,犹太人!现在你可掉在我的手里了,你这异教徒!

  鲍西娅 那犹太人为什么还不动手?

  夏洛克 把我的本钱还我,放我去吧。

  巴萨尼奥 钱我已经预备好在这儿,你拿去吧。

  鲍西娅 他已经当庭拒绝过了;我们现在只能给他公道,让他履行原约。

  葛莱西安诺 好一个但尼尔, 一个再世的但尼尔!谢谢你,犹太人,你教会我说这句话。

  夏洛克 难道我单单拿回我的本钱都不成吗?

  鲍西娅 犹太人, 除了冒着你自己生命的危险割下那一磅肉以外,你不能拿一个钱。

  夏洛克 好,那么魔鬼保佑他去享用吧!我不打这场官司了。

  鲍西娅 等一等, 犹太人,法律上还有一点牵涉你。威尼斯的法律规定:凡是一个异邦人企图用直接或间接手段,谋害任何公民,查明确有实据者,他的财产的半数应当归受害的一方所有,其余的半数没入公库,犯罪者的生命悉听公爵处置,他人不得过问。你现在刚巧陷入这一条法网,因为根据事实的发展,已经足以证明你确有运用直接间接手段,危害被告生命的企图,所以你已经遭逢着我刚才所说起的那种危险了。快快跪下来,请公爵开恩吧。

  葛莱西安诺 求公爵开恩, 让你自己去寻死吧;可是你的财产现在充了公,一根绳子也买不起啦,所以还是要让公家破费把你吊死。

  公爵 让你瞧瞧我们基督徒的精神, 你虽然没有向我开口,我自动饶恕了你的死罪。你的财产一半划归安东尼奥,还有一半没入公库;要是你能够诚心悔过,也许还可以减处你一笔较轻的罚款。

  鲍西娅 这是说没入公库的一部分,不是说划归安东尼奥的一部分。

  夏洛克 不, 把我的生命连着财产一起拿了去吧,我不要你们的宽恕。你们拿掉了支撑房子的柱子,就是拆了我的房子;你们夺去了我的养家活命的根本,就是活活要了我的命。

  鲍西娅 安东尼奥,你能不能够给他一点慈悲?

  葛莱西安诺 白送给他一根上吊的绳子吧; 看在上帝的面上,不要给他别的东西!

  安东尼奥 要是殿下和堂上愿意从宽发落, 免予没收他的财产的一半,我就十分满足了;只要他能够让我接管他的另外一半的财产,等他死了以后,把它交给最近和他的女儿私奔的那位绅士;可是还要有两个附带的条件:第一,他接受了这样的恩典,必须立刻改信基督教;第二,他必须当庭写下一张文契,声明他死了以后,他的全部财产传给他的女婿罗兰佐和他的女儿。

  公爵 他必须履行这两个条件,否则我就撤销刚才所宣布的赦令。

  鲍西娅 犹太人,你满意吗?你有什么话说?

  夏洛克 我满意。

  鲍西娅 书记,写下一张授赠产业的文契。

  夏洛克 请你们允许我退庭, 我身子不大舒服。文契写好了送到我家里,我在上面签名就是了。

  公爵 去吧,可是临时变卦是不成的。

  葛莱西安诺 你在受洗礼的时候, 可以有两个教父;要是我做了法官,我一定给你请十二个教父,不是领你去受洗,是送你上绞架。(夏洛克下。)

  公爵 先生,我想请您到舍间去用餐。

  鲍西娅 请殿下多多原谅, 我今天晚上要回帕度亚去,必须现在就动身,恕不奉陪了。

  公爵 您这样贵忙, 不能容我略尽寸心,真是抱歉得很。安东尼奥,谢谢这位先生,你这回全亏了他。(公爵、众士绅及侍从等下。)

  巴萨尼奥 最可尊敬的先生, 我跟我这位敝友今天多赖您的智慧,免去了一场无妄之灾;为了表示我们的敬意,这三千块钱本来是预备还那犹太人的,现在就奉送给先生,聊以报答您的辛苦。

  安东尼奥 您的大恩大德,我们是永远不忘记的。

  鲍西娅 一个人做了心安理得的事, 就是得到了最大的酬报;我这次帮两位的忙,总算没有失败,已经引为十分满足,用不着再谈什么酬谢了。但愿咱们下次见面的时候,两位仍旧认识我。现在我就此告辞了。

 

 

宁夏警官职业学院党政办公室 版权所有  技术支持:信息与安防工程系  推荐使用IE6.0以上版本Web浏览器  最佳显示分辨率:1024×768像素