《三五年是多久》——警院晨读者刘睿
来源:图书馆 发布时间:2018-6-3 6:37:42 阅读次数:1821次
 

警院晨读者:刘睿 

宁夏警官职业学院 党委书记

朗读作品:精读文萃——《三五年是多久》

出版社:北京师范大学出版社

作者简介

作者:曹靖华(1897~1987),原名曹联亚,河南省卢氏县五里川路沟口村人,中国现代文学翻译家、散文家、教育家,北京大学教授。

文章内容

世界上有多少鲜明、生动、细腻、委婉的语言,但哪种语言能把老苏区人民怀念毛主席的心情表达出来呢?世界上有多少有才能的民间艺人和作家,说出了、唱出了、写出了多少感人的故事和作品;但哪位民间艺人和作家,能把老苏区人民盼望毛主席归来的心情,说出来、唱出来、写出来呢?

没有。

这种不能言传的心情,只有令人用自己的心去领会,去感受吧。

但我却还要记这样的一个故事:

瑞金有个老贫农,他的名字叫刘惟麟。

一天傍晚,他坐在绵江岸上的柚子树下,满树垂着深绿色的柚子。他那恬淡的面孔上,满布着饱经风霜的皱纹,眼睛凝视着一望无际的金色的稻子。一个牧羊的孩子,坐在他身旁,照料着吃草的小羊。

绵江的水,徐徐地、无声地流着。周围一片静穆。老人不紧不慢、自言自语似地说起来:

毛主席当年同我们在一起,我们有地种、有屋住、有饭吃、有衣穿……样样都好。更重要的是他老人家教我们要高瞻远瞩,胸怀世界……

一九三四年,有一天,忽然天变了,黑云把太阳遮起来。不知什么人,也不知从哪儿传来一个不祥的消息:“红军要走了,毛主席要走了!”

我们就像坍了天,都不愿相信。

说话之间,毛主席真要走了!临走时,紧紧握着我们手说:

“同志,坚持下去,斗争下去,我们终要胜利的!红军要回来的,我们要回来的,三五年就回来的!”

说走就走了。我们就像坍了天……

国民党来了,带着恶霸地主来了,带着特务流氓来了。把土地夺去了,把东西抢走了,把房屋烧光了,把人活埋了。

毛主席走了,我们真正坍了天。

血火里的日子多难熬啊!在血火里回想着当年的好光景。在血火里想念着红军、共产党、毛主席。在血火里想着毛主席临走时对我们说的话:

“同志,坚持下去,斗争下去,我们终要胜利的!红军要回来的,我们要回来的,三五年就回来的!”

在血火里想着这些,就觉得红军和毛主席没有走,觉得同当年一样,跟我们在一起。我们浑身是胆,心比天高,志比石坚。在血火里坚持下去,斗争下去,斗争到胜利!

那血火好惨啊。血火里的日子多难熬啊。男男女女、老老少少,多少人都葬身在血火里没有熬过来啊!

血火里,我们想念红军、共产党、毛主席。我们的天坍了。毛主席啊,我们由春望到夏,由秋望到冬,眼睛都望穿了,你什么时候回来呢?

“三五年……”

这“三五年”有多久呢?

啊,是了,“三五年”,就是一九三五年!明年就回来了!坚持下去,斗争下去,斗争到胜利,毛主席明年就回来了!

可是……

一九三五年过去了,红军不见回来,毛主席不见回来。

那血火好惨啊。血火里的日子多难熬啊!男男女女、老老少少,多少人都葬身在血火里没有熬过来啊!血火里,想念红军、共产党、毛主席。我们的天坍了。毛主席啊,我们由春望到夏,由秋望到冬,眼睛都望穿了,你什么时候回来呢?

“三五年……”

这“三五年”是多久呢?

啊,是了,“三五年”,就是三年或五年。三年或五年就回来了!坚持下去,斗争下去,斗争到胜利!毛主席三年或五年就回来了!

可是……

三年过去了,五年过去了,毛主席不见回来。

那血火好惨啊。血火里的日子多难熬啊。男男女女,老老少少,多少人都葬身在血火里没有熬过来啊!

血火里,想念红军、共产党、毛主席。我们的天坍了。毛主席啊,我们由春望到夏,由秋望到冬,眼睛都望穿了,你什么时候回来呢?

“三五年……”

这“三五年”是多久呢?

啊,是了,“三五年”就是三年加五年,八年!八年就回来了!坚持下去,斗争下去,斗争到胜利!毛主席八年就回来了!

可是……

八年过去了,毛主席不见回来。

啊,那血火好惨啊,血火里的日子多难熬啊。男男女女,老老少少,多少人都葬身在血火里没有熬过来啊!血火里,想念红军、共产党、毛主席。我们的天坍了。毛主席啊,我们由春望到夏,由秋望到冬,眼睛都望穿了,你什么时候回来呢?

“三五年……”

老根据地劳动人民,怀着这种难得推算的“三五年”的期待毛主席归来的心情,从国民党反动派屠杀人民的血海里站起来,满腔愤火,齐声高呼:“男女老少齐向前,消灭反动派,誓作顶天柱,用胜利迎接毛主席!”

…………

忽然间,霹雳一声,满天黑云顿然消失了,太阳出来了,红军——人民解放军来了,共产党来了,国民党同它的特务、流氓滚了,恶霸地主斗倒了。啊!“三五年”,一九三四,一九四九瑞金是一九四九年八月二十三日解放。,恰恰三五一十五年啊!红军——人民解放军终于回来了!从血火里站起来的人民,欢天喜地地重建起家园了!

只是毛主席还没有同红军——人民解放军一起回来。毛主席啊,你使我们重见了天日,我们怀着火一般的心想念你,想念你回到当年你手创的红都——瑞金来。

一个消息忽然从天外飞来。这消息好比一阵春风,把老苏区男男女女、老老少少的心,都吹得一齐开了花,把老苏区男男女女、老老少少的脸上都吹得堆满了笑,笑得连嘴都抿不住地奔走相告着:

“毛主席派人来了,派访问团来了!他本来要同红军——人民解放军一起来的,因为他日日夜夜忙着替全中国人民和世界**人民,考虑一些大事,走不开,于是就派人来代他看我们来了。不但派人来看我们,还派了电影队、文工团、曲艺队给我们演节目,派医疗队给我们治病……啊,天地间谁能像毛主席这样关心我们?……”

访问团来了,带着毛主席的照片来了,带着毛主席的像章来了,带着毛主席亲笔给我们的题字来了:

发扬传统,争取更大光荣!这是当时中央人民政府老根据地访问团出发时,毛主席给老根据地人民题的字。 我们小心地把毛主席的照片挂到屋子正中央,把毛主席的像章缀到胸前,把毛主席给我们的题字:

发扬传统,争取更大光荣!深深地,深深地,千秋万代都磨不去地刻到我们的心上!

绵江的水,徐徐地、无声地流着。树上的柚子,静静地垂着。老人的恬淡的面孔上,堆满了笑,凝视着一望无际的金色的稻子。远山上隐隐约约送来一阵阵的《东方红》的歌声。夕阳的余辉,把大地涂上了一层金色。羊儿吃饱了草,安闲地卧在牧童身旁,望着牧童的脸。牧童坐在老人身旁,静静地、凝神地听着老人的故事……

一九五一年八月于瑞金

(选自《飞花集》,曹靖华著,北京师范大学出版社1978年版)

主办单位:

宁夏警官职业学院图书馆

警图书苑读者交流协会

协办单位:

宁夏警官职业学院中职部

阅读指导:

刘睿  栗少伟 秦伟斌

王丽  薛芳  史云 孙群伟

董霖钟 王萍丽 史伟丽

组织策划:

许黎黎

技术支持:

吕尧

编辑制作:

高洁     黄苏平

书苑工作人员:

韩宇靖   马彬

弋晓月   杨雪

特别鸣谢:

警院全体师生读者